•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省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潍坊新闻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义卖心爱之作资助贫困生 六人领到爱心款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11-19 18:34:50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江西做激光近视手术,

  每经记者 邱德坤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一边是资本热捧新能源汽车市场,一边是相关企业无法完成业绩承诺。

  4月11日,天赐材料(002709,SZ)公告称,在2016年,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莞市凯欣电池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凯欣),不仅未能完成约定的业绩承诺,而且出现了亏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发现,2015年,东莞凯欣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这意味着,东莞凯欣自2014年被天赐材料收购后,已连续两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同时,东莞凯欣在业绩承诺期,由于买卖合同纠纷,牵涉8起诉讼。

  4月13日,天赐材料证券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东莞凯欣连续2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主要是原材料的采购成本上涨,且上涨幅度高于产品价格的上涨幅度。

  东莞凯欣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关键材料——电解液的研发、制造和销售,而六氟磷酸锂是电解液的主要原材料之一。

  据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自2015下半年开始,新能源汽车产业爆发式增长,确实令六氟磷酸锂的价格暴涨,影响了电解液生产企业的业绩。不过,记者发现,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大火的背景下,东莞凯欣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的背后,也暴露出相关锂电池企业在生产模式上可能存在的问题。

  ●连续2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天赐材料对东莞凯欣原本寄予厚望。2014年11月5日,天赐材料发布《2014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案)》,拟收购东莞凯欣100%股权。天赐材料认为,进行本次收购,是为了把握东莞凯欣核心客户。本次收购完成后,天赐材料的锂电池材料业务与东莞凯欣的电解液业务能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符合天赐材料的战略发展目标。

  同时,东莞凯欣也做出了相应的业绩承诺。据天赐材料相关公告,东莞凯欣承诺在2014年度的净利润不低于1400万元;2015年度净利润不低于2014年度承诺净利润的120%(即1680万元);2016年度净利润不低于2015年度承诺净利润的120%(即2016万元)。

  而收购完成后,东莞凯欣却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2015年,东莞凯欣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约为717.2万元,与业绩承诺差异962.8万元;2016年,东莞凯欣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约为-605.69万元,与业绩承诺差异2621.69万元。对此,东莞凯欣均进行了相应的业绩补偿。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度的业绩承诺,东莞凯欣的完成情况与2015年和2016年相比令人有些惊讶。

  东莞凯欣2014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的净利润约为1633.35万元,与2014年承诺1400万元的业绩相比,超出约233.35万元。而2014年1月~8月,东莞凯欣经审计的净利润仅为577.95万元。记者对上述数据计算得出,东莞凯欣在2014年的最后4个月,实现的净利润约为1055.4万元,是前8个月净利润的近两倍。

  4月14日,天赐材料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好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爆发,是行业情况较好所致。

  ●公司回应:原材料成本上升所致

  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真正的爆发时间点,是在2015年10月。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说,“2015年是飞速发展”。据记者了解,这主要是受益于国家补贴的各类利好政策频出。

  那为何东莞凯欣却在行业爆发期,连续两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天赐材料证券部工作人员称,主要还是采购六氟磷酸锂的价格上涨所致。

  据天赐材料公告称,在2015年第四季度、2016年全年,锂电池电解液需求的增加,带动了部分六氟磷酸锂的采购成本上升,导致产品毛利(率)降低。同时,在2015年,因为采购成本上升,东莞凯欣与主要客户签订的产品销售价格,出现调价滞后。

  据了解,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从上游到下游,分别是锂资源(以碳酸锂为代表)——电池材料(包括正极、负极、电解液和隔膜)——锂电池——新能源汽车。而六氟磷酸锂是电解液的关键材料之一,根据配方和用途的不同,在电解液成本中占比约为20%~50%。

  刘彦龙称,2015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量太大,而当时的六氟磷酸锂产量不足,六氟磷酸锂的生产企业就涨价了。据立木信息咨询发布的报告,原本已经产能过剩的六氟磷酸锂,在2015年第二季度,市场价格达到最低点8.4万元/吨。但从2015年下半年起,六氟磷酸锂价格出现上涨,最高达到40万元/吨。进入2016年,价格已相对趋稳。

  不过,除了六氟磷酸锂价格上涨的因素外,东莞凯欣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甚至在2016年出现亏损,或许还与其生产和销售模式有关。

  卓创资讯分析师周天宇认为,在电解液的生产企业中,利润最大化的生产模式,是将电解液的产业链统一,企业自己生产六氟磷酸锂来做电解质,再添加到溶剂中去生产电解液;利润稍次之的,是只生产六氟磷酸锂的企业;利润再次的是,先采购六氟磷酸锂,再生产和销售电解液的企业。

  据天赐材料公告,东莞凯欣的生产模式是,先采购六氟磷酸锂等原材料,再生产和销售电解液。而周天宇分析,类似东莞凯欣的电解液生产企业,产品价格受到上下游的影响。不仅上游要接受六氟磷酸锂的高价成本,而且在下游的电解液销售上,遭遇其他电解液生产企业的价格竞争。因为电解液全产业链生产企业具有成本优势,可以对外报出较低的销售价格,导致电解液的销售价格“较低”。

  4月14日,天赐材料证券部工作人员称,虽然天赐材料有生产六氟磷酸锂(晶体类),但是在2015年和2016年,天赐材料“自己都不够用”。

  ●业绩承诺期牵涉8起诉讼

  东莞凯欣未能完成业绩的另一原因,是应收款项的回款困难。

  据天赐材料公告,2015年度,东莞凯欣对部分涉及诉讼的应收款项,单独测试计提了坏账准备;2016年度,东莞凯欣对部分回款比较困难的应收款项,又单独测试计提了坏账准备。东莞的上述行为,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后,进行了不完全统计得出,在2015年、2016年,东莞凯欣作为原告,先后牵涉了8起与买卖合同纠纷有关的诉讼。

  而买卖合同纠纷的主要内容为,被告作为锂电池生产企业,向东莞凯欣购买生产锂电池所需的电解液,但是未能按期支付货款。记者按照法院判决结果统计,除去双方和解而未能查询到的一起诉讼外,上述7起诉讼牵涉的货款金额约为414.95万元。

  “是互相拖欠。”刘彦龙介绍,锂电池生产企业无法从新能源汽车的车厂收到锂电池货款,就没有资金支付给电解液的生产企业。

  周天宇分析,这或与国家暂缓发放新能源汽车补贴有关。2016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出现大量骗补现象,相关部门为了查处该问题,决定对原定的补贴资金暂缓发放,直至2016年底,补贴资金才发放到相关车企手中。

  4月14日,天赐材料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并不清楚东莞凯欣牵涉诉讼的问题,这不在信息披露的范围之内。不过,她个人感觉,与当时的市场有关,而且历来锂电行业的账期较长。

  据天赐材料2016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同比增长66.36%,主要原因是电解液销售增长,且行业账期较长。应收票据同比增长112.35%,主要原因是电解液销售增长,且以票据结算为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东莞凯欣牵涉多起诉讼,还与其固有的采购、销售模式有关。

  周天宇进一步向记者介绍说,从上游往下游来看,六氟磷酸锂的生产企业,是以现金交易的方式销售货物给电解液生产企业,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电解液生产企业对其下游的锂电池生产企业,并非是现金交易,销售账期较长。

  据上述7起诉讼内容,东莞凯欣与买方约定支付期为60天的2起、90天的4起、120天的1起。

  ●“公司一直很稳定”

  连续两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甚至在2016年出现亏损的东莞凯欣,目前的情况如何呢?4月12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东莞凯欣实地探访。

  在东莞凯欣的大门保卫处,记者表明了职业身份,并提出采访意图。随后,一位在东莞凯欣负责外联工作的陆姓负责人在门口接待了记者。“目前公司一直很稳定。”他说。

  上述负责人表示,针对东莞凯欣在业务上的问题,不管是六氟磷酸锂的成本价、采购价、供应商,或是东莞凯欣的产品流向、对赌协议、业绩承诺、业绩完成情况等,需要去跟集团方面(天赐材料)联系,他们会更清楚。

  随后,记者提出希望其代为传达采访意图。东莞凯欣外联负责人将记者的名片、采访函带入东莞凯欣的工厂内。十几分钟后,他从东莞凯欣的大门内走出,并告诉记者,公司总经理不在,已将记者的名片和采访函交给了总经办主任。

  面对现有经营模式和当前市场环境,东莞凯欣将如何应对呢?

  4月14日,天赐材料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公司高层才能定位的事情,有计划将会公告。而在东莞凯欣方面,截至记者发稿,未能获得相关回应。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沙莎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